移民超市欢迎您! 美国国务院EB-5投资人签证专用咨询邮箱:NVCeb5@state.gov

移民超市-最权威的美国 EB-5 投资移民资讯网

热搜:

【教育】3个孩子2个DIY进哈佛,她堪称家庭教育界的“天花板” ...

2022-4-1 19:48

摘要: 文章来源【爸爸真棒】:“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融合教育探索。做国际化教育这么些年,我们认识的家长可能有几千上万位,而在其中,Amy是特别“宝藏”的那一位:她有三个孩子 ...
文章来源【爸爸真棒】:“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融合教育探索。
做国际化教育这么些年,我们认识的家长可能有几千上万位,而在其中,Amy是特别“宝藏”的那一位:
她有三个孩子,两个都DIY收到了哈佛录取!最小的儿子目前也已经在知名TOP美高读10年级;
虽然如此,她却笑称“考上哈佛,这个名称也就念叨了不过三个月”,二女儿干脆放弃了哈佛,去了一所更适合自己未来规划的学校
她曾就读经济思想史博士,擅长“从文献资料里挖金子”,把美国大学的升学体系研究得清楚透彻,在内卷成风的时代,她却敢让孩子放弃竞赛、不卷GPA,不用“重兵器”,而用“轻武装”申请大学
而且,她已经走过了养育孩子的“闭环”——老大老二都已经结婚,连孙子孙女都有了。这些年来,孩子们不仅申到名校,更难得的是工作顺利、人格健康,也已经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生活。
看到这样的妈妈,哪个家长不好奇,希望能从她的经验中汲取一二呀?
*本文以第一人称叙述
#01
老大:哈佛也需要“闪闪发光的普通人”
是从老大9年级开始研究美国大学的,研究完了,他已经10年级了,留给我的操作时间只有2年。而且,老大一路是美国公立体系读下来的,读的高中很一般,在学校的学术排名也只在10-15名之间徘徊,平时和很多华裔男生一样,会打一些数学竞赛,妥妥地是个“大众脸普娃”。
那么,孩子为什么可以去申哈佛呢?
学校的升学顾问跟我说:“哈佛或其他TOP学校里,其实并不都是那些竞赛第一名、体育艺术的天才,那些人只占学生的10%左右。国家当然需要科学家和创造性的人才,但也需要‘闪闪发光的普通人’,来作为建设者。”大儿子在高中的锻炼经历让他长成了‘闪闪发光的普通人’,因此才具备了申请顶尖大学的实力和条件。
什么是闪闪发光的普通人?
这里介绍其中一个我的大学“研究捷径”:挑一个你心仪的大学,把所有校长演讲以做论文的态度研读,就会发现该学校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我们自己的努力方向。
还记得,当时哈佛的第27届校长Summers 有一个演讲“Every child getting ahead: The role of education”,里面讲到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受经济条件所限,不能做很多SAT和大学准备的培训,因此在申请哈佛时有天然的劣势,他认为哈佛及其学生都有必要采取行动来改善这种社会不公平,同时还表彰了一个学生和她的社团 “Let’s Get Ready”,号召哈佛学生利用假期来帮助周边贫困地区的学生补课。
我当时看完这个演讲之后,一下子就明白了哈佛想要什么样的学生,大儿子离优秀的差距在哪里了。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竞赛,回头看看身边的社区,想想自己的学术能力能为社区做些什么 。

△校长演讲原文:https://www.harvard.edu/president/news-speeches-summers/2004/every-child-getting-ahead-the-role-of-education-remarks-of-harvard-university-president-lawrence-h-summers/
于是,我给他看了那个演讲,然后引导他:你自己一个人做竞赛,结果顶多是一个奖项一张奖状。你所在的公立学校在数学竞赛方面比较弱,从没获过奖,但如果你能用自己的竞赛能力去影响学校里的其他同学,鼓励更多人参加数学竞赛,那么可能获得的奖状就不止一张了,即使没有奖状,可能大家的数学能力和兴趣也提上来了,这样,一个人好就变成了很多人都好。
当时大儿子完全听进去了,就同意停止打数学竞赛,好好地把自己打竞赛的经验理一理,然后和学校的数学俱乐部合作,去给其他同学做竞赛培训。

他们从帮助本学校的同学开始,扩大到其他社区,联合当地最落后的公立高中一起做,一年以后还去联系了哈佛、MIT的社团学习取经,给他们能辐射到的社区孩子补数学和SAT。
这还没完,在这个基础上,他和同学们又成立了另一个社团,讨论教育不公平和人的权利问题,以及如何为贫困学生做事情。最后在学校的建议之下,他们和当地的议员取得了联系,把这些讨论做成了一个提案。
再后来,又演变成联合其他差学区的学校一起让州政府在做教育规划的时候能够去听贫困社区的学校的声音,把事情越做越大,从最初的数学辅导变成了讨论一个社区的管理问题。

经过两年多的磨练,到大儿子申请的时候,他已经从一个专注自己竞赛升级的“个体户”成长为愿意为传递他人的声音而奔忙的“学生领袖”。
大儿子告诉我,他当年最大的成就和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带着学区的贫困高中生、以前与数学无缘的孩子,去跟私立学校PK数学竞赛。
他用了两年多时间写辅导竞赛的教案,联系组织,完全没有时间自己再去打竞赛了,但他以此为契机,也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兴趣方向——政府公共事务。而且他以前是腼腆、不太敢跟人交流的,就在这些课外活动的磨炼中,把自己个性上的障碍也克服了。
学校的升学顾问说,“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讲,他的思想认知、行动能力能到这一步,大学认为就可以了。你现在能看到身边的SAT、数学考试这样的小事上折射出的社会问题,并且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去改变,将来到了大学里、工作岗位上,就能看到更多的问题,改变更大的世界。这就是我们说的闪闪发光的普通人。”
其实这些年来,我在几个孩子的学校里,看到不少申到“哈耶普斯麻”的孩子,都是这样“闪闪发光的普通人”。
比如儿子学校有个申到哈佛的孩子,成绩也不是很拔尖,但他从9年级就开始做一件事:关注那些父母有一方在监狱里的儿童群体。
他喜欢旅行拍照,就成立了一个名叫“Smile”的社团,去世界各地拍人们大笑时的样子、采访他们笑容背后的原因,写成故事给社区里这样的孩子看,因为他觉得这些孩子需要快乐、需要笑容。
他甚至都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念,只是朴素地希望把自己感受到的快乐分享给其他不够快乐的人,就这样哈佛也录取了他。
还有一个女儿学校的孩子,从小到大把自己大部分的课余时间和金钱都花在了研究一种虫子上面,研究完了也没写出什么论文来,只是在研究过程中学到了很多生物学和科学知识,并且有了一些哲学思考,写进了文书中,就被MIT录取了。
相反,我认识的另一些“卷王”孩子却未必能顺利被心仪大学录取,比如有全校GPA前三,SAT近乎满分的孩子被哈佛拒了的,有GPA96分、提交了出色科研论文的孩子没录到MIT的……
我觉得5年前,你把标化考到特别高、活动做到跨国际、提交科研论文还是有区分度的,但是现在,太多的人都在卷这些领域,除非孩子真的是天才,这条路已经很难顺利走通了。
而且,所有的假期和空余时间都花在提升学术成绩和背景上,孩子就没有时间去思考,去阅读,去做人文的探索了。
一个人思想上的成长,是需要放空的时间的。我觉得培养孩子作为一个人的能力,对环境的感知、对他人的关心、幸福生活的能力比申请更重要,也正因此,我帮三个孩子申请时,都选择了“思想认知轻武装”,放弃了拼标化、打竞赛这条“重兵器”的路。

#02
老二:为什么放弃哈佛?
到了二女儿申请大学的时候,我就比较游刃有余,因为在哥哥身上积累了经验。
而且,女儿读的是顶尖私立美高,成绩是三个孩子里面最好的,也是个天生的“领导者”。按照我对孩子的“6级评价体系”,她是“6级的学生,6级的人”,老大是“5级的学生,6级的人”,小儿子目前还只是3-4级,离哥哥姐姐还比较远。(这个体系详见后文)
既然如此,女儿为什么会放弃哈佛,去了一所排名#23的大学(乔治城大学)呢?其实是她经过慎重思考、反复衡量的结果。
女儿一开始在国内读初中时,还是一个典型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生,不过到了私立美高后,身边同学给了她巨大的影响和引领。
当时这群孩子在学校里天马行空,没有任何学术压力,也没有内卷的风气,大家在课余和周末的时候讨论的都是如何为人类服务,自己10年后20年后要做什么,要引领大家去做什么,口气都是很大的。没有一个人聊要去哪个学校、学什么。
女儿在社团里读柏拉图,读《人类群星闪耀时》,我也跟着她一起读、一起讨论,因为如果我自己的思想离女儿很远的话,就根本没办法去引领她了。

△《理想国》和《人类群星闪耀时》书籍封面
一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追求真理,为人类奉献”这样的话很遥远、很虚,但跟着女儿一起讨论的时候,我觉得这些话一点都不虚,因为当你真的有了这样的认知以后,你会为自己的未来找到支撑点,找到除了金钱以外的幸福感、成就感来源。
我家女儿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一点点跳出学生的生活,去了一些国际性的组织机构,高中的时候就去做小秘书,三年做下来,发现越贫穷封闭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上越容易遭遇不公平,她就有了一个想法,未来要给这些弱小的国家做法律方面的保护和支持。
到了现在,她在律所工作,业余时间就真的和法学院同学们一起在给贫困国家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
后来她放弃哈佛,其实也是因为她已经很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而哈佛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第一,女儿最终的目标是要做国际经济法律相关工作,最好的专业是在哥大法学院,而要申请这个专业,本科阶段最好是学国际政治经济,当时哈佛的本科是没有的,如果进哈佛,只能去社会历史之类的专业先待4年,有点浪费时间。
而且既然将来要做国际关系,那么实习机会最丰富的是在华盛顿,那里有很多世界性的组织、智库,还有白宫,这个才是她需要的。

第二,对于哥大这么顶级的法学院,申请的GPA要求一定是3.9以上。她觉得在哈佛保持这样的成绩实在太难了。
除去学习,她还想好好生活,希望有更多的精力去探索世界、人际交往。她跟我说的一句话很有意思:“在哈佛跟斯巴达的勇士拼4年要累死了,为什么不去跟雅典人一起待4年呢?”
因此,女儿最终去了位于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因为她是有去哈佛的能力的,在乔治城就空出了很多的时间精力,最终她毕业的时候,在外交学院是以大满贯成绩完美毕业:学术第一、论文第一、GPA4.0满分,PBK学术荣誉(PHI BETA KAPPA),本校法学院提前一年录取。

乔治城大学官网截图
但她坚持在乔治城把4年读完,她说要多珍惜留在华盛顿的国际机构实习工作锻炼的机会。去哥大之前,她已经像一个工作了好几年的人一样,能力和思想都很成熟了,所以后续在哥大法学院的学习和毕业进Top律所工作的过程都非常顺利。
我在跟她聊天时,从来没听她提到过自己挣了多少钱,讲的都是自己帮助别人做到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给别人争取到一点权利,或者帮别人避免了一个巨大损失之后得到的满足,而且她帮助的不是个人,而是从一个国家层面去做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带来的满足特别大。
我觉得这是我最欣慰的地方。因为如果只以收入来衡量你的幸福满足程度的话,金钱是没有尽头的,满足感不一定会上升。现在看到女儿这么幸福满足,我觉得很开心。

留学移民选美国还是加拿大?

简单对比便知道!

点击查看详情


#03
老三:“内卷”时代,我要不要一起卷?
前面两个孩子都经历了哈佛录取之后,我对10年级的小儿子的认知非常“人间清醒”:他跟哥哥姐姐还有差距,按照我的“6级评价体系”,他现在还处在3,4级状态, 大约能申到一个50名左右的学校。

△老三就读的美高
我的“6级评价体系”是经过自己对大学的研究、跟学校的升学顾问老师沟通后订立出来的,分为“学术”和“做人”两块,学术方面是学校综合打分学生的时间管理能力,学术探索能力,合作学习能力。我主要管“做人”这块,申请的时候,两块的分数都要合并一起考虑。


1级

孩子还不太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也不大清楚如何管理好自己,更不用讲去帮助别人。这样的孩子去上一个200名左右的学校是很舒服的,也能有成长的空间。



2级

孩子对自己有基本的认知,也知道要奋斗。如果学术打分也能跟上,那么到100名的学校会比较合适。



3级

孩子除了对自己有认知,也能看到周围的社区,能感知世界的进步,更重要的是能意识到身边世界有不完美的地方。这样的话50多名的学校就可以了。



4级

孩子看到了身边世界的不完美,会想着去改变,而且还得有能力去改变。能做到这一点的孩子,可以申请30多名的大学。



5级

孩子不仅能看到身边世界的问题,自己有能力去改变,还能发动身边的人一起去改变。这一级别对应的大学是20名左右。



6级

美国大学的录取标准“追求真理、积极创新、服务奉献”三条都满足。如果到了这个级别,就可以申请“哈耶普斯麻”了。

小儿子读高中这两年,又遇到了新问题,就是整个大环境都变得“内卷”了。

小儿子和女儿读的是同一所高中,但是姐姐当年整天读柏拉图、讨论如何改变世界,现在的高中里,大部分中国学生却都在卷成绩,提前学,把课程学两遍,好拿到GPA95分以上,不跟同学多交往,而是跟国内顾问老师紧密联系,不用学校的资源,而是在外面做一些商业化的科研,甚至作业都要顾问老师看过才交上……
面对这样的情景,我其实是有想过“要不要一起卷”
我去重新研究了一遍美国大学,想知道他们的录取标准是否改变了。如果改变了,那我也是要变的。但我的研究结果是:他们没有变。中国家长觉得“申请越来越难”,可能只是我们自己太主动,提交了太多闪亮的成绩,把竞争环境搞得恶劣了。
那么既然录取标准没有变,我就还是维持“思想认知轻武装”的申请策略,同时在学术的技术层面上做些调整比如学科学习上更强调迅速总结学习方法,而不是靠提前学;比如把孩子擅长和不擅长的学科灵活调配,均衡时间和难度,保持住孩子主动学习的热情;比如以不断解决社会实践中遇到的问题的方式来逐步形成自己独特的学术专长,这些措施可以不让自己被“卷倒”……
举个例子,小儿子目前在做的一个“大项目”,既是社会活动,也包含学术探索,就是源于他去年参加的一个“送电脑下乡”的活动。
当时他在云南农村待了半个多月,发现那里的孩子主要问题其实不是缺钱,是缺乏对未来的向往和动力。他和我讨论了一个月该如何去唤醒改变这些孩子,最后决定和同学们一起给农村孩子们做一个阅读平台,目的是帮助他们打开视野,启蒙理想。
这个平台的运营就需要用到文学写作,编辑,计算机技术,这些学术能力也在这个社会活动实践过程中得到了强化和提升。
在做平台的过程中,儿子有一个“身体逐渐打开”的过程,先是睁开眼睛,发现了身边真实存在的问题,然后用嘴发声去动员身边的同学一起关注这个问题,再然后动起了手和脚,去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说他现在是3-4级的人。
等某一天他的大脑开始有更深层次的思考,能够从小事延伸到大事,从哲学和社会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5-6级的人,那个时候就有拼藤校的思想基础条件了。

我会一点点去引领孩子完成这个思想认知深化的过程。比如,儿子现在已经从平台的创立和运营实践中体会到了,领导力意味着要去奉献、要有很强的组织管理能力。
那么接下来我会引导他思考更高一层的领导力是什么,是跳出个人的私利,谋求平台的长远发展,这就是我下一年打算带他做的事情。

△老三在学校时周末参加社区老人院的志愿者服务,正是这个公益活动让他有了很多思考,看到了老人的实际问题和需求,促成了目前他和同学一起合作,在老师的帮助下做一个科创公益,旨在帮助老年人解决交流障碍
#04
家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
说了这么多申请大学的事,我们回到家庭教育。前面说过要培养“6级的人”,美国大学的录取标准“追求真理、积极创新、服务奉献”三条都要满足,这么“高大上”的口号,孩子如何从每一天的一点一滴中去做呢?
我给大家一个“抓手”:让孩子养成一个习惯,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去看那个地方有没有什么需要改善的问题,自己能怎么去解决。
比如小儿子现在的“大项目”,就是在养成了随处“发现问题”的习惯后,在给云南农村孩子送电脑时发掘出来的。
老大老二上中学的时候,我也是要求他们每一学年都要发现一个学校里需要解决的问题,还记得老大曾经发现上完一堂课后黑板经常没人擦,老二发现学校里的垃圾桶太臭,在改善垃圾桶的过程中她跟同学们卖报纸、办读报活动、做电子专栏、做学校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一点点“长”出了很多有意思的活动。

其次,每年通过“三个一 :一项服务,一场实践,一个反思”,来保持孩子与社会的关联,不会成为空心的,幼稚的,死读书的人。
我们家的每一个孩子,从14岁开始,是有一个“独立责任”的。
整个家庭首先有一个共同责任:维护所有人的健康、保持好的沟通交流。这点只要是家庭成员就要遵守。
大儿子的“责任”是不给弟弟妹妹做坏榜样。这个责任是约束了他的很多行为的。比如他会觉得自己有责任好好读书,遇到学习上的挑战,想甩手不干的时候,会觉得对弟弟妹妹不好交代,就坚持了下来。
二女儿领到的责任则是维护家人之间的交流。因为她是女儿,将来要成为妻子、妈妈,我觉得一个家庭的氛围和女性是有很大关系的,所以我培养她要会吃喝玩乐,要懂得去维护家人的关系,所有的节日、家里每个人的生日和重要日子,她都要领导着我们一起去庆祝。
我觉得正是从这些小的地方,引发了她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她自己享受了家庭的温馨氛围,就会看到有很多孤独的人需要大家关心,并把自己享受到的东西分给别人。她的“领导力”可能就是这样长出来的。
小儿子则负责我们全家的阅读事业。因为他不是很爱读书,所以我特别把这个任务交给他。每年,他要从纽约时报的年度好书里面挑两本,自己先读,读完之后再讲给爸爸妈妈听,让爸爸妈妈也读。

除去孩子们,我和先生也各自有各自的责任。
我先生的责任是做哲学的引领,所有的阅读、社会事件的讨论都是他来做。每年暑假他都要带着孩子读书,同一本书买两本,爸爸读一本,孩子读一本,读完之后再交流。现在两个大孩子不太需要哲学引领了,但小儿子的引领他还在做。
我的责任,则是维护家庭里该有的气氛。我要去安排家庭所有的周末、业余生活,还要保持自己不被环境给拉偏,不被内卷给卷走。在孩子们长大的十几年里,我觉得自己做的最有价值的事,就是没有占用他们的周末去补课,而是让他们利用周末要么是来建设我们的小家,要么是去服务别人。
我感觉,十几年后,在我们家里留存下来的不是孩子们考上名校的荣耀感和名校的名号,而是家庭的温馨和睦气氛。
大部分爸妈的孩子可能还小,还没有这个体会,但我作为过来人回头看起来,家庭的氛围对孩子会有多大影响,从我的老大和老二身上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如何经营自己的小家庭,如何教育自己的子女,夫妻孩子之间如何互动,都能从我们当年带给他们的家庭气氛中找到影子。
我想,所谓的平凡幸福的生活,就是这样营造出来的吧。
ANC高端留学教育规划
助你实现美国名校梦!


ANC教育王牌升学顾问德鲁希拉·布莱克曼在大学申请领域有超过30年之久的工作经验。她曾任哥伦比亚大学本科招生院院长、哈佛大学研究生招生院院长。通过多年积累的经验,她非常清楚顶尖大学申请的策略和方法,深知申请人的材料里涵盖哪些内容能够得到顶尖大学的青睐。


ANC教育集团名校升学服务优势

  1. 经验丰富的留学申请团队,提供留学前、中、后端一站式服务

  2. 名校王牌升学顾问德鲁希拉·布莱克曼亲自把关

  3. 线上辅导课程,帮助学生答疑解惑

  4. 充分挖掘学生亮点与优势,优化学生背景

  5. 全面提升学生竞争力,实现名校求学梦

  6. 100%名校录取记录



联系方式

如果您有任何移民留学等问题,
或者投稿及广告投放,请联系:
中国电话:400-999-0948
美国电话:630-299-9695

中国客服          美国客服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移民超市"推荐优秀移民律师
Robert Divine
Robert Divine
前美国移民局代理局长,著名的EB-5移民律师
Ronald K lasko
Ronald K lasko
美国最著名的移民律师,他精通EB-5和E-2投资移民签证。
Kent Gubrud
Kent Gubrud
专业从事律师职业已超过27年,知名移民律师
David Hirson
David Hirson
前美国移民律师协会投资者签证委员会主席;是EB-5中国市
李汉君
李汉君
谙熟美国移民法,在EB-5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办事认真负责
孙虹 Alice H.Sun
孙虹 Alice H.Sun
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学硕士学位,并赴美继续学习法
Darren Silver
Darren Silver
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创立人,多次荣获最佳EB-5移民所奖
丘岩 Peter Y. Qiu
丘岩 Peter Y. Qiu
自一九九九年, 在美国中西部金融商业重镇–芝加哥市–开业以来

声明: 本网站仅作一般参考之用。这并不代表要约或招揽购买出售任何证券。 本网站新闻部分,文章内容援引、转载自其他媒体新闻,所有相关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扫一扫

扫一扫
获取一手资讯

返回顶部